栏目导航
学院资讯
联系我们
一校区:美院点校区
二校区:长安南路校区(西安市长安南路58号)
电话:13800138000 13900139000 0123-9311989
当前位置:主页 > 学院资讯 >
少儿编程进入2019年:冷静、规范和打广告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8-26
“我们看重的是少儿编程未来的学科化趋势。”2017年下半年,投资人出身的孙赫带领团队创业,创业的方向是当时还未形成赛道的少儿编程。经历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和超2017年全年两倍的融资案例增长,少儿编程已经成为未来五年内规模可达500亿的赛道。
 
 
 
冲着“下一个少儿英语”的创业风口,企业高管、海归、投资人、海外机构纷纷入局。2018年,他们或许仅凭借创业方向、团队和PPT就能拿到不错的资额。
 
 
 
但2019年,理性、冷静或将会是资本市场的关键词。但资本冷静不代表市场热度的下降。学科类校外机构整治影响下的企业自查、品牌营销战的打响也会进一步规范和推动市场的发展。
 
 
 
资方焦虑,被前置的行业爆发点
 
 
 
资本寒冬加剧的下半年,少儿编程依旧呈现稳定上涨趋势。其中光在9月这一个月内,傲梦、妙小程、斑码编程、WeCode四家少儿编程机构披露融资。
 
 
 
芥末堆发布的《2018年教育行业蓝皮书》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8月,少儿编程赛道的融资总额达7.82亿元,属历年最高。
 
 
 
“情理之中,预料之外。”面对这番融资“热”景,WeCode创始人孙赫说道。
 
 
 
行业内的从业者从不怀疑编程教育的未来性,但没有想到行业的爆发会来得如此早和快。
 
 
 
 
 
“少儿编程”百度指数统计(图片来源:《芥末堆2018年教育行业蓝皮书》)
 
 
 
按照瓦力工厂创始人李慕估计,行业爆发的时间段应该在2019年、2020年期间。让这个时间点提前近两年的主要原因,李慕认为是资方的焦虑。
 
投资热并不能说明少儿编程优于其他项目,很多投资人是在抢占坑位看风向。
 
 
 
在《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刚刚颁发的2017年下半年,大多数的创业团队都在初始阶段,商业模式还不清晰,数据也并不亮眼。创始团队基因成为了投资人评价项目的唯一标准。
 
 
 
2018年的融资热度,西瓜创客联合创始人刘鹏预计最多持续到2019年中旬,之后市场会进入冷静期。
 
 
 
遇冷的市场,是洗牌的开始。
 
 
 
一方面,马太效应凸显。编程猫联合创始人李天驰曾表示,2018年上半年,月收入达两千万以上的大玩家已不止三家。与此同时,天使轮、种子轮的少儿编程类项目,融资金额都很小。另一方面,早期的市场,洗牌等于一部分玩家的淘汰。核桃编程负责人表示,资本的热度让市场上出现了很多盲目跟风者。随着资方的冷静,这部分玩家将会逐步被市场淘汰。
 
 
 
与此同时,李慕指出,资本的冷静不代表少儿编程本身热度的下降。“会有人淘汰,但新玩家还是会呈几何倍数增加,尤其是线下机构。”
 
 
 
整改大势下,少儿编程如何避免“误伤”?
 
 
 
一方面,2018年全年34起融资案例成为了去年的少儿编程高光时刻,曾经小众的少儿编程在资本的助力下一路狂奔。硬币的另一面是,整改大势下,小而散的市场该何去何从?
 
 
 
今年年初,教育部、民政部、人社部、工商总局办公厅联合印发的《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拉开了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专项治理行动。
 
 
 
李慕特意留心这次的政策是否会影响到自家机构,“主要针对超纲教学”,专家的介绍让李慕放心许多。但8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规范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以及年末一系列联合执法所反映出来的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整治力度,让李慕意识到,在整改的大势之下,科创教育机构绝不能置身事外。“明年吧。”李慕预测明年整改范围将触及到科创教育。
 
 
 
同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不得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必须符合消防、环保、卫生、食品经营等管理规定要求;从事学科知识培训的教师必须具有教师资格;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不得留作业……
 
 
 
这些主要针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的整治条例,如果原封不动地执行在科创类的教育机构,不免有些“误伤”的地方。例如,师资。
 
 
 
 
 
《河北省校外培训机构设置与管理办法》文件截图(图片来源:河北省教育厅)
 
 
 
目前,明确将科技普及、艺术培训、体育培训等素质教育列入在治理名单的《河北省校外培训机构设置与管理办法》,是这样规定教师资质:
 
 
 
专职教师数不得少于教师总数的三分之一。教师应具有相应学科的教师资格证,聘任外籍教师,应当符合国家有关规定。
 
 
 
“如果有一张教师资格证,就能教编程和机器人,那不就是一刀切吗?”李慕直言,科创教育的教师资质问题在源头就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并建议说,如果在高校开设相关课程和专业,这样机构规范会更加有的放矢。
 
 
 
除了“误伤”部分之外,刘鹏认为,政策其实极大程度地规范了这个早期市场。例如,预收款以及场地面积。
 
 
 
调整预售款,除了影响企业的现金流之外,也会对机构整体的课程体系造成影响。据悉,此前瓦力工厂的课程一直是按照年度进行排制和收费。目前正在研发三个月的课程,来应对三个月预售款的政策。
 
 
 
除此之外,300平米教学面积的硬性规定是否适用于科创教育呢?李慕对这个问题以前是存疑的,但现在是肯定的。李慕告诉芥末堆,之前的运营思路就是小机构的思路,“想的全是成本,成本。”随着,童程童美、小码王等有着线下教育基因的机构入局之后,李慕才意识到,学科类机构的运营思路同样适用于科创教育,而且是品牌运作的基础。
 
 
 
教育市场第一课,打响品牌营销战
 
 
 
资本的火热或冷静、市场的监管或自查,这些是身处行业内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所密切关心的,但对于行业的付费用户家长来说,认知才刚刚起步。
 
 
 
网易卡搭编程负责人曹智清在2018GET上分享中提到,在整个K12的培训辅导领域当中,少儿编程的百度搜索占比为5.2%。相比较语数外三门学科搜索都超过15%的占比来说,少儿编程仍处在幼年期。
 
 
 
 
 
2018GET网易卡搭负责人曹智清演讲PPT截图
 
 
 
对于仍处在幼年期的行业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扩大市场认知。
 
 
 
对于企业来说,机遇在于在用户认知形成的过程中,如何树立品牌,并通过品牌影响市场认知。
 
 
 
目前少儿编程还是块潜力无限的增量市场,刘鹏认为在此背景下,企业的决胜点不在于体量和市场占有率,而在于“谁抓住了高认知度家长”。刘鹏将少儿编程的现状与小米的发展路径相类比,他认为企业早期所拥有的用户会成为未来企业的拥趸和KOL,这也将成为未来存量市场的获胜因素。
 
 
 
所以,2019年,各家机构在快速跑马圈地的同时,将加大品牌营销力度。李慕预测说,2018-2020年将会是整个行业高速发展期,而2019年开始将会是品牌营销的关键年。
 
 
 
其实这一趋势,在2018年年末就能初见端倪。北京地铁上的编程猫广告、浙江电视台少儿频道的《我是小码王》等。目前赛道中的头部玩家已经开始布局。孙赫也表示,WeCode2019年除了产品的研发之外,也会展开品牌营销工作。
 
 
 
除此之外,CodeCombat、CodeMonkey等海外编程机构进军中国市场的趋势已经日渐明显,好未来、新东方等巨头也不会放过这块亟待拓荒的市场。差异化的产品定位,多元化的入局者,都会让2019年的赛道在内容和形态上更充满想象力。
 
 
 
“过去的一年是过去十年中最差的一年,但是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这句话已经被投资界奉为圭臬,但李慕、孙赫更愿意用一条持续上升的直线代表未来少儿编程的发展,2019年只是上升趋势中的普通节点。不普通的是,市场冷静之后,如何解决师资力量羸弱、攻破公立校市场大门、提高C端市场渗透率等老生常谈的行业痛点,依旧需要交给行业从业者们来回答。